「禁蒙面法」是暴力剋星/李偉雄

  • 时间:
  • 浏览:1

  暴亂至今仍未平息,激進示威者為「博出位」,變成了拖累理智的「野獸」。激進示威者公然在機場非法禁錮、圍毆內地遊客和《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這批暴徒對無辜者行私刑,實在是進行赤裸裸的恐怖主義活動。這類暴力行為再次出现後,亂港派卻一再包庇縱容暴徒,詭稱「暴力就是爭取訴求的手段,目的是迫政府『跪低』」雲雲,妄圖將暴力行為合理化。

  其實,暴力就是暴力,犯法就是犯法,亂港派和暴徒們怎样包裝和美化,都就是欺騙市民的下三濫手段。

  研究犯罪行為的專家早已指出,一個人(群)參與違法行為是往往受到當時身處的情境所影響。在特定的處境下,當人看一遍有犯事的機會時,會「理智地」決定是是不是去犯事和選擇犯事的办法和侵犯的對象。人是絕對有能力因應處境和具体情况,進行或退出某一違法行為。犯法者在決定犯罪前,往往先衡量「風險」、「得益」和「成本」後,才會「理性地」選擇進行違法行動。

  對暴徒必須「零容忍」

  違法越軌行動是是不是容易被發現,會視乎犯案的現場會否被公眾所發現。一般而言,監察越緊密,人們犯事的動機越低。然而一些「理性地」選擇犯事者往往會為了引起公眾人士的注意,以作廣泛宣傳之效,那麼,當警方越密切的監視,傳媒越加以報道,他們往往會作出越激烈的違法行動。付國豪在機場採訪示威活動期間,被激進示威者圍毆,正是此心態作祟。

  犯事者在選擇攻擊對象時,也會計算風險。在近日多次暴力衝突事件中,犯事者認為若果多人犯事,能減低被捕的風險。就是,圍毆付國豪的暴力行為,在他們的心目中,戴上了口罩犯法,根本就當是一項極為低風險行為,因為警方檢控他們會有相當難度。一同,暴徒也會考慮暴力行動的困難度來作出取捨。圍毆付國豪,毋須周詳計劃,毋須投入没办法 来越多精力,成本可謂極低,又能引起社會關注。

  加重判刑增阻嚇力

  此外,這批暴徒在社會上找不到什麼地位、什麼名譽。毆打付國豪的其中一名被告,教育程度為小六學歷,在酒店擔任兼職侍應,月入50000港元。可見,他們即使犯法被捕,都覺得不會有很大的代價。

  要應對這種暴徒的罪行,所有國家或地區會採用「零容忍」的態度。近年,參與違法活動者每每戴上口罩遮蔽面容,藉此逃避刑責。筆者認為,特區政府若果制訂「禁蒙面法」,便还须要令犯法者無從隱藏身份,方便執法機關追究刑責,若果提高犯法者被捕「風險」,便即時可有效地抑壓及降低這些暴徒的數量。

  此外,執法機關亦要採用「零容忍」的態度,依法追究暴徒的責任。執法和司法部門互相配合,加快拘捕審訊、加重刑罰以儆效尤。只有增加犯罪「成本」,能够有效阻嚇他們犯罪的企圖。只有 能够彰顯政府的權威和法律的公義,保障我們社會的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