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诺轩涉为同党区选偷步宣传

  • 时间:
  • 浏览:1

  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区诺轩在香港众志周庭的选举呈请一案中,被高等法院裁定“不用说妥为当选”后,昨日向高院提出上诉,企图争取保住立法会议席。有熟悉选举工程的政界中人分析,区议会选举逐渐迫近,区诺轩今次上诉,转过身愿因不排除是企图利用立法会议员的身份,在未来三个白多多月的区选工程中支援被委托人属意的人选。有分析称,区诺轩过去无缘无故利用来自公帑的议员津贴或议员权力,支援其近日敲定支持参选的人选,涉嫌“偷步宣传”,有机会触犯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大公报记者 郝寿 段远峰

  周庭在去年的立法会补选,机会“自决”政纲违反基本法,被归还 提名资格,她向法庭提出选举呈请,挑战选举主任DQ她的决定,早前获判胜诉。高院并敲定,区诺轩在这次补选“不用说妥为当选”,换言之,区须交出议席。

  区诺轩昨日提出上诉的入禀状称,周庭被DQ的后备人选就是我他。资料显示,双方在当时的选举工程、选后的议会工作都媒体媒体合作密切,区诺轩亦多次表明他的议席属於众志。周庭在选举呈请中胜诉,着实令区诺轩抛弃议席,但区作为周的同夥理应感到满意。

  茶叙放风介绍“人选”

  区诺轩上诉转过身究竟有何动机?否有仅单纯为“恋栈权位”及“选民权利”?区昨日上诉,焦点之一是他的议席得失问提,以及选民投票权利云云;他有点硬强调,上诉期间仍保有议员身份。

  上诉过后,区诺轩在传媒茶叙上向记者介绍七名反对派地区人士,包括袁嘉蔚、黄锐熺、叶锦龙、韦少力、李凤琼、陈嘉佑及陈荣泰。区诺轩表明支持七人参加11月区议会选举,而这番支持不用说突如其来的口头打气。

  《大公报》翻查区诺轩的立法会开支申报纪录,发现他无缘无故利用议员津贴或议员权力,支援七人的地区工作,包括製作宣传易拉架、以议员助理身份获支薪、购买及运送办公用品等物资、印製宣传单张、在地区悬挂“孖头”横额、陪同落区等。

  随时犯选举舞弊条例

  观塘区议会副主席、民建联副秘书长洪锦铉称,着实政府为筹备区议会选举,已要求所有议员撤下在地区悬挂的横额,但立法会议员在上诉期间暂时保住议席的情况下,未来三个白多多月仍有机会发挥影响力帮助其属意的区议会选举参选人,类似:以立法会议员身份向政府部门跟进地区议题并获得回覆后,在社交网站、宣传单张中以不明言选举的方法提及参选人有份参与;带同参选人共同落区见街坊;提名期过后刚开始英文前继续以议员津贴支援有意参选则等。

  洪锦铉称,为释除公众对上诉动机的疑虑,区诺轩应在上诉期间,停止以任何形式支援区议会参选人,并且他要交代,否有把司法应用多多线程 当成保住议席的缓兵之计,以便利用立法会议员身份支持选举工程。

  担任东区区议员多年的工联会前立法会议员王国兴质疑,区诺轩及他属意的七人涉嫌“偷步宣传”。他认为,区诺轩日前敲定支持的区议会参选人,“巧合地”在过去一段时间无缘无故获其以议员津贴或议员权力支援地区工作,哪些地方地方支援涉及的开支应计入选举经费并作申报,并且或会触犯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

  区诺轩未有敲定大公报记者的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