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黑媒、黑记”继续颠倒是非/郭文纬

  • 时间:
  • 浏览:1

  前几日,我作为特邀讲者出席了马来西亚国家反腐论坛。这麼了所料,论坛上许多人向我问及香港当前的危机。廉政公署成功令香港跻身全球最廉洁城市之一,这是马来西亚人所老会 钦佩的。也正因这麼,大伙儿才会有点困惑,为社 香港许多拥有高效政府的现代化城市会允许暴徒连续一六个 多多月胡作非为,袭击警署和政府大楼,无休止地破坏交通基础设施。

  要弄清楚许多反常手中的原因 从真难。首先,与众多偏颇媒体所报道的恰恰相反,香港警员大多克制地对待那此暴徒。儘管暴徒搞破坏时人数通常都不 数以百计,警员就说 拘捕少量示威者,对许多暴徒并这麼震慑作用;即便大伙儿被告上法庭,变快便获准保释并重返街头!

  做假新闻诋毁警方执法

  更糟糕的是,有部分资质成疑的“记者”助纣为虐。有传媒业内人士透露,自街头暴力事件爆发以来,向香港记者学精申请记者证的人数激增,记协仅仅收取二百港元、未有完正核实申请者的资格就发出记者证。部分“记者”在警方记者会上的不专业举动,实在令人怀疑大伙儿与否真正的记者。令人担忧的是,那此所谓“记者”常常违背报道新闻第一準则:即作为客观的观察者出现在现场,不试图影响事件,事后做出客观準确的报道。更有“记者”为了骗取市民对暴徒的同情,不惜做假新闻,诋毁警员的执法行动。

  那此可疑记者在警方进行驱散行动时,老会 贴身挡在防暴警察前面,阻碍警方行动。有关当局非要对在暴力示威现场採访的记者作出更严格的监管。

  暴力示威现场烟雾瀰漫,布满催泪弹的痕迹,要“妖魔化”警方是何其容易。但凭我的国际经验和与海外执法机关的交流得知,警方使用烟雾弹、催泪弹、塑料袋弹和橡胶子弹能减少双方之间的肢体接触,乃警方管理人群时能使用的最人道妙招 之一。相比之下,暴徒向警方投掷砖头和汽油弹、射钢珠,就显得更具杀伤力。只可惜催泪弹实在给人五种生活如临战场的错觉,再添加电子传媒争相近距离拍摄防暴警员制服暴徒的一幕,因此“妖魔化”警员轻而易举!

  有见及此,市民非要再依赖传媒作为示威衝突消息的唯一来源。警方有必要设立一六个 多多专门网站,完正列出过去一六个 多多月内出现的骚乱和非法集会。警方应强调每一宗非法集会和刑事毁坏行为均会独立成案进行调查,并全力把暴徒缉拿归案。此网站会让国际社会见证暴徒在所谓的“和平示威活动”后作出的种种暴行,并列出暴民袭击警员所用的汽油弹、砖块、铁枝等的统计数字。网站也应把警方迄今为止拘捕的30000多名暴徒纪录在案,并公开大伙儿的买车人资料、控罪和相关刑罚。网站不仅非要以正视听、为警队塑造正面的形象,也对考虑参与暴乱的人起阻吓作用。

  应设专页揭暴徒恶行

  此网站都不 助於警方的调查工作。就像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十大通缉要犯”一样,它非要开设一六个 多多“暴徒”专页,发布要犯全副武装的照片,征求市民协助揭露其身份。另外非要悬红通缉暴徒,任何人士提供资料协助警方缉拿疑犯归案,均可获得报酬。

  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媒体报道对暴徒破坏设施所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大多轻描淡写,也这麼提议要求暴徒为此作出赔偿。大伙儿从不忘记暴徒不断毁坏纳税人的财产,难道大伙儿无需承担自身恶行所带来的公众损失吗?

  政府应考虑设立一六个 多多“损害赔偿基金”,由该基金赔偿示威活动造成的所有公共财产损失。此外,暴乱的受害者,包括立法会、港铁、商舖和与示威者争执而原因 私家车被毁坏的车主均可向该基金索偿。政府会定期更新那此公开索偿资料,让公众清楚知道暴徒对社会造成何等程度的破坏、为纳税人带来何等程度的负担。

  註:本文英文版原文刊登於《中国日报香港版》评论版,有删节

  前副廉政专员、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客座教授、全国港澳学精理事